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沉溺欲望
沉溺欲望

沉溺欲望

我与妻相识、相知、相恋、深爱至今已有18个年头了(不才今年34岁),

  妻属于清纯被蒙骗型的,我属于早熟、大尾巴狼型的(求爱大战等在上篇已进行了简介),婚后性生活经过不断的学习、交流和努力已经是相当的满意、相当的和谐。我们并没有感觉到多年的夫妻生活已缺乏了激情,感官刺激麻木了什么的,相反倒是有一种水乳交融,牵手继续登顶幸福之巅的感觉(这与妻的聪慧有极大的关系,容后续文章再表)。我们作爱的时间总体为一小时左右,实际插入后运动时间为十几分钟,妻喜欢温柔的亲吻、舔弄她的乳头、肚脐、股沟、阴蒂等敏感地域,快到高潮时,再行进入抽插,而后一起快乐的飞。

  来到xxxx纯属巧合(缘分吧),和妻共同欣赏论坛上的强文和美图,的确给我们的生活增添了不少的刺激和乐趣,在快乐运动的时候充满着各种性幻想,那感觉真的很好。由于3P是在结识白领之前,并且给她的感觉也不错,所以妻在我的鼓动之下(女士的矜持,只有我鼓动了),同意了我的申请——来一次4P。

  接下来就是广结善友、热聊、视频、层层筛选等等一系列的准备,终于选定了一对我们都能接受的夫妇。怀着和许多第一次交换的朋友一样的心情通过电话最后约定在一家位置稍偏环境极佳的餐馆见面。忐忑不安的心和妻娇羞的面颊有着一种另样的默契,我和妻开着玩笑准时来到了约会地点。离餐馆还有50米时我们就向约定的地方张望,找寻着他们。可能是紧张什么的,看花了眼,怎么也认不清楚他们的模样了。我和妻盯着一对对凡是停留在餐馆附近的男女,紧跟着又一个个否定,正着急的时候,电话来了。

  「你们怎么还没到?我们都等急了。超时可是要受罚啊。」J的声音从妻电话里传过来。

  「我们可是准时的,在餐馆门前等了好一会儿了。你们是不是藏起来了?怎么看不到你们?」

  「哦,怨我了,一激动忘了告诉你房间号了,不好意思啊。现在去门口接你们。」

  我们一起向餐馆的大门眺望着,我感觉到妻挽着我臂膀的手比刚才的力度加大了。

  我笑着看了看妻,妻发现我看她,不好意思的冲我媚了一眼:「看什么,要是他爱人出来的话你不一定该怎么样呐,哼!可能自己就直接冲过去了。还不知道你。」

  说话间,一个身高近1。80米的男人出现在餐馆门前,脸上挂着朴实的笑,略黑的肤色透漏出健康的气息,得体的衣着显示着他所具有的素质和修养。赶忙问妻:「是不是?我看不清楚。」

  妻说:「好象是,和视频上有些不一样。比视频稍胖些。」面对面的站着,微笑、寒暄之后我们来到了定好的房间。一边走心里一边嘀咕着:「他爱人不知道和视频里一样不一样,希望比视频里更漂亮。」进门看见x的刹那,不由的怔了一下,她比视频里要妩媚许多,和漂亮的妻比起来有种说不清楚的感觉。心里说到:「嘿,没办法,命好,又遇上美人了。」接着是落座、点菜、倒茶,然后我和j,妻和x漫无边际的聊了起来,无非是网络、家庭、社会什么的。好象是大家都不好意思开头似的,直到酒喝了每人2两之后,j开口了:「同志们,我觉得怎么好象没进入正题啊,咱们搞的跟联欢会一样,你们觉得呢?」

  妻和x相对一笑,都没说话。我说:「对,感觉相同。我提议咱们换下座位,主要是相隔太远交流不方便的原因,你说对不对,x妹妹。」x看着我,笑着低下头,说道:「我不管,你们看着办吧。」「好,小j咱们两个换换吧,这样合适点,怎么样?」我问j。

  「当然,早就想和嫂子挨着了,你就是不让开,急死我了。」j赶忙说。

  挨着x,一股别样的香气阵阵袭来,不由地向x的身边又靠了靠,边闻着x的味道边看了看对面的妻和j,j和我一样,一个劲的向妻身边靠拢。

  我们互相敬着酒,相互交流着对于夫妻交流的一些看法和体会。慢慢的,随着话题的深入,妻和x也主动开始了对我们两个男人的提问。先是妻:「j,你给x口交吗?你们是相互进行还是别的什么?」J说:「我们偶尔是相互进行,一般是她先帮我口交,然后我吻遍她全身,当然了,她喜欢我亲吻她的小妹妹,轻轻地舔阴蒂和咪咪。你怎么样,我要这样为你服务行吗?」

  妻看了看我,眼神里有种赞同的感觉,好象是让我接话,我故意不说话,就那么直盯着妻。妻好象明白我的故意,就挺了挺她本来就不小的咪咪,说道:

  「我喜欢被舔的感觉,很舒服。真的,你们可别笑我哦。」说完红着她俊俏的脸,把头埋低了。我知道这是妻鼓足勇气说的话,很是不容易的,哈哈,这也是经常开导的作用。

  J说:「怎么会呢,咱们都是为了高兴和享受美好的生活嘛,这很正常,有什么可笑的。」

  「对极了,我也是这个意思。」我边附和着边转过头看了看x,她听我们说着话,伸手去夹菜,看着她幽雅的动作,我不由地把手向她的大腿处伸去。她的腿轻轻的动了一下便很自然的分开了一点,我的手稍微用了点力,揉捏着她迷人的大腿内侧轻声问:「你喜欢怎样侍侯你,宝贝。」x停了两三秒的样子答到:

  「恩,你怎么弄都行,只要轻点就可以让我舒服,不过,最舒服的是……」「是什么?」

  X问道:「你知道G点吗?」

  「当然了,你嫂子特别喜欢G点。我知道一种方法可以让G点更爽。」「真的吗。」X半信半疑。

  「你试一下不就知道了。」

  「好,可别让我失望啊。」X说着合拢双腿用劲夹着我正在抚摩着她的手,劲道之大,使我的手动弹不得。小弟弟也兴奋的抬起了头,我说:「你真的夹起来,也这么大的劲吗?」

  X说:「你回头试试不就清楚了。对了,让我看看你的弟弟。」说着伸手拉开了我的裤链,把手伸了进去摸了起来,但没有把弟弟掏出来。硬起老高的小弟弟在她软绵绵的小手里越发膨胀了。

  忙里偷闲,斜眼看了看J和妻。嘿,比我们还激烈,已经抱在一起互相贴着脸,身体不规律的晃动着,加快的呼吸声音隔着桌子也听的清请楚楚。我的手在X的咪咪上揉了揉,向桌子对面孥了孥嘴。X看了一眼说:「咱们走吧,现在都快8点了,别在这里耽误时间了。怎么样?」听到说话妻和J分开了,同声说道:

  「好啊。走吧。」

  结完帐,各自挽着臂膀,并肩漫步在充斥着榕树花香的街旁小道,因为地方稍有偏僻,街道上并没有什么路人,可能是酒壮色胆吧,不顾女士的反对交换了挽着的对象,走了一二百米的样子,X和妻的头都分别靠在了我和J的肩头,我们商量着去宾馆还是去家里好,结果X要求去宾馆,我们三个同意去家里。问X为什么要去宾馆,X说:「以为宾馆里两张床,我们都能看见对方,很刺激的,也更具激情。我还没看见过J和我以外的女人怎么作爱,真的想看一下。」我说:「我还当什么原因,就这个啊,没关系,我那里床大,我们四个一起也行,比宾馆分开的两张床更刺激。我也没见过妻和别人作爱,想起来就刺激,她也想这样,不信你问她。」

  妻不好意思地说:「就是,我是想看看你是怎么去亲X妹妹的小妹妹的。另外再让你看看J的小弟弟在我嘴里是什么样子。哈哈……」J紧跟着说:「不仅是在嘴里吧,还有在你漂亮可爱的小穴里,对不对。」天上的月亮姑娘似乎也有点害羞了,半遮着脸,只留下微弱的光为我们照亮。

  阵阵微风夹着花香拌着我们一路闲聊着,充满激情的说笑间,不知不觉地走到了温柔乡里——我们的家。

  进门落座,妻麻利的给每人沏了杯茶,点上烟之后J和X在妻的引导下在我们的房间里转了转算是勘察地形吧,X一个劲夸我家里漂亮、舒服,说我们会享受生活。等再次落座时,妻和J坐在了一张谢谢上,我便搂着X坐在了另一张。

  问他们是否放张片子看。

  J说:「放就放,谁想看就看,谁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对不对?」我笑答:「是啊,乐意就好。」

  屏幕在闪烁着,不由自主地把手向x的上衣里伸了过去,松紧有度地把玩着X的咪咪,靠近她的耳边轻轻吻着她那轮廓优美、十分漂亮的耳朵,耳边听着她逐渐加快的呼吸,心跳也不由的快了起来,她的小手隔着裤子摩挲着我的阴茎,还不时的捏上两下。

  扭过头去看了看妻和j,比我们进度要快点。妻的上衣已经到了肩膀的位置,两只小白兔被x两只手把握着,揉捏的同时舌头在乳头上来回地舔弄着。妻靠在谢谢背上微眯着双眼,轻轻地发出呻吟声来,后仰着的头左右不时地摇动着。看着妻舒服的样子心里的那种感觉真是奇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阴茎突突地跳动着,加上x的手上的刺激,禁不住有了强烈的想插入的念头。

  转了转身,把手向x的裤子里伸去,谁知X把我手给挡住了。我一抬头与X四目相对,X宛然一笑:「我先去洗洗,一会再玩。」「我和你一起洗行吗?」我忙不迭的说。

  「算了吧,我自己洗快一点。」

  妻听到了我们的说话就说:「对,不让他们男人进去,我和你一起洗。让他们在这聊吧。」说着妻牵着X的手走向了洗澡间。

  和J喝着茶,听着「哗、哗、哗」的水流声,互相称赞着对方的妻子,谈了谈各自妻子喜好的姿势和什么样的动作,应该注意的事项等等。我问J:「你实际插入后能进行多长时间?」J说:「看情况了,一直急速插的话可能十分钟内缴枪,要是变速并控制,能进行二十分钟。你怎么样?」我说:「我和你差不多,只是在女人高潮扭动时肯定要交货了。那时就控制不住了。」

  J说:「待会儿我们轮流插他们怎么样?」

  「你说是混战喽?」

  J说:「差不多吧,我想肯定有意思。」

  「你们在搞什么鬼,那么热闹。」妻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和J把头扭过去,妻和X双双站在我们面前。妻娇媚的身体透过薄薄的睡衣向我们散发着性的气息,黑黑的阴毛和浑圆的双乳格外吸引我们的眼球。X的身上穿着妻预备好的青绿色的真丝睡衣则更显婀娜。

  妻径直向J走过去坐在J身边,我把X揽在谢谢上,顾不得亲吻她,赶忙起身奔向洗澡间洗了洗。等J也出来的时候便各自搂着伙伴走进了卧室。我们把X和妻并排放在床上,边亲吻边爱抚起来。X闭着眼睛享受着我温柔的服务,呻吟声不一会儿便充满了房间,女性身体发出的特有的能激起男性强烈欲望的气味也在空气中弥漫,我分不清是X还是妻的味道,那么的迷人,那么的充满诱惑。我顺着X的身体向下一路吻下去,X的身体开始了不自觉的扭动,拌着呻吟声象是在为我弹奏着一曲美妙的乐曲,埋在X丛密的阴毛,嗅着X的体味,我不由的醉了。

  X起身搂着我没说话,搂的很紧,伸手抓住我的阴茎揉搓着,接着半跪着身子把我的阴茎放到了她是嘴里亲吻着,已经分泌出的一些液体被X用舌头舔的干干净净,我换了个姿势仰卧着,这样我能清楚的看到X吻小弟弟的样子,很迷人。

  她吻的很投入。

  享受的同时回头望了一眼妻和J,妻的身体在J的抚摩、舔吻下来回扭动,脸上一副舒服的样子,看着妻被另一个男人舔弄好刺激,看她舒服的模样很开心。

  转过来看着X上下套弄着我的阴茎,再也控制不住了。

  跳起来,把X慢慢地放倒在床沿,举起期待已久的阴茎轻轻地滑进X淫水饱满的小穴,X的穴很干净,浓密的阴毛只是盖住了阴蒂部分,下面几乎没什么毛发,皮肤白而细腻,真是标准的美穴。阴茎慢慢地蛇行而入,感受着X阴道内灼热的温度和被紧包的乐趣,故意停而不动。

  X忍不住扭动着臀部并向前驽动着,张开嘴呼出比刚才更大的呻吟声。耳边穿来妻熟悉的叫床的呻吟声,抬头望去,J已经开始大力抽插了,男女性器结合声和皮肉撞击声刺激着我的神经,真是一幅美妙的淫乱图画。

  看着妻随着撞击而上下窜动的身体,不由的有些担心,J的阴茎比我的长些,该不会把妻弄疼了吧,又不好意思问。这种心理从来没有过。X这时用她的美腿钩住我的屁股使起劲来,我明白了X期盼着我用劲的插她。便用尽腰力全方位地向那美丽的阴穴冲击起来。

  一时间,X和妻的「哼、啊、恩」此起彼伏,一曲无法用语言描述的二重唱是我有生以来听的最动听的乐曲。问J:「让她们排排队怎么样?」J明白了我的意思,抱起妻放在了X的身边,我们站在边上欣赏着两个大叉着双腿的女人。

  那场面真是超色情。男人的阴茎各自回归原有的巢穴,又是一轮抽插拧转,我爬在妻耳边悄声问:「没有弄疼你吧,我看他的比较长。」妻扑哧笑出声来:「你是不是有点酸,没有疼你放心吧。还不错,挺舒服的。」听了回答感觉很爽,不由的加快了动作,快射精的时候赶忙停止了动作,喊着J:「老兄,该换岗了。」

  J答到:「是啊,我觉得也应该换了。让她们的小嘴一直能尝鲜,这样才舒服,对吧妹妹。」J冲着妻说。

  妻娇声说到:「你快点吧,人家都等不急了。」我们都笑了。几番换岗下来,妻到了快乐的颠峰,而X没有享受到高潮,我很歉意的为她口交,结合着对菊花洞的刺激很快X就在极度的痉挛和颤抖中到达了快乐顶峰。那一刻,时间静止了,头脑静止了,我们四个都沉浸在快感过后的平静中,相互拥着、叠压着一动不动的躺着,窗外隐约传来不知谁家的练琴声,一个个跳动的音符为我们驱走激烈运动的疲乏,留下的只有美好生活赐予我们的快乐和性福。

  送走JX夫妇,我和妻相视而笑,没有语言的交流,只是搂抱着默默的望着对方。这时妻的电话传来信息的提示声音,在静静的房子里格外的清脆。打开来看到——「我们感觉很好,你们呢?如果有时间周六再联系怎样?别忘了你还没帮我弄G点呢,哈哈哈……——喜欢你们的JX」。

  【完】